+詭翼+

Rabi=弓永廣葉的Lofter

《告白》 【方王篇】the cure

有感

乖塔:

the cure


(方神全是私设,荷兰度蜜月什么的OTZ)


 


“轮回最近势头可真猛啊。”


 


坐在电脑前的人瞄了一眼对话框,飞快回了句:“这不废话么。”


 


“放假了吧应该?”


 


“有话就说,我这儿复盘呢。”


 


“都打完了几天了,还复盘?”


 


“个人复盘。”


 


“这么认真累不累啊。”


 


“你管我?”


 


“看来挺忙啊。”


 


“废话。你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看你那小头像亮着就想戳戳。”


 


王杰希被噎了一下,双手在键盘上浮了半天,才打出一句:“我下了。”


 


“诶等等,听说群里有人出柜了?”


 


还真找着话题了啊,他冷笑一声,“很稀奇吗?”


 


“没,搁我们这儿一堆一堆的,登记都登记不过来。”


 


“你现在在哪呢?”


 


“荷兰。”


 


王杰希了然,“挺潇洒呀。”


 


“必须的,我们这儿可好玩了你听我跟你说哈。”


 


“我开始看录像了。”


 


“小汪你别这样……”


 


“……”


 


“小王!是小王……这什么破输入法!”


 


“我开始了。”


 


“别始乱终弃啊!”


 


“拜拜。”王杰希发了一个笑脸。


 


“太狠心了……”


 


王杰希关了对话框。


 


——


 


三十分钟后他看完视频,怀着有些矛盾的心情又登了一遍QQ,方士谦在十分钟前发来了一个文件,后缀ssf。


 


王杰希顿时感到自己孤陋了,ssf是什么?


 


下载完毕,他双击那个叫“surprise”的小文件,右下角显示“安装成功”,但他感觉电脑还是原来的样子。


 


丫不会是病毒吧!王杰希垮着脸点开小窗口,手指飞速在键盘上跳跃着:“你发来这什么玩意?”


 


等等,刚刚一闪而过的是……


 


他放慢手速又敲了几下键盘,屏幕上冒出来的那个戴着巫师帽骑着小扫把的王不留行,就像一把刷子一样轻挠着他的心。


 


“可爱吗?”方士谦问。


 


“你画风不太对。”


 


“怎么了?”


 


“从哪搞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easy啊,我加了一个你的群,里面资源丰富着呢。”


 


“我的群?”


 


“对啊,就是专门用来花痴你的。要不要看聊天截图啊?妹子们可是各种劲爆各种无节操。”


 


“呵呵,”王杰希从来没关注过非官方的群,于是没能从字面了解到何为无节操,“我没兴趣。”


 


这行字刚发出去,方士谦的几张截图已经发过来了。


 


{两厘米不算什么吧,反攻妥妥的!}


 


{你懂毛线啊这不是身高的问题,大眼那么苏必须天天被压!}


 


{都闭嘴,你们说反攻是背入式方便还是面对面方便??}


 


王杰希扫视了三秒钟,眼前有点发黑,太瞎了。


 


“你真的很流氓你知道吗?”他右手扶额,用左手打着字。


 


“你都看懂了?那看来你也没正直到哪里去啊。”


 


“你干嘛加我的群,无聊啊?”


 


“瞧你那么忙,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只能加个群了解了解你的动向咯。”方士谦显得十分可怜。


 


“是吗……”那你现在怎么这么好意思打扰我呢。


 


“放假了不如来荷兰玩玩吧!”


 


“没时间。”


 


“适当的放松是很必要的。”方前辈开始教育。


 


“没兴趣。”王杰希还真的思考了一下,“太热了。”


 


“又不是让你来荷兰晒太阳的,这边比国内凉快,我前两天还穿长袖呢。”


 


“没兴趣。”王杰希很诚实。


 


“荷兰也有荣耀圈哦。”方士谦开始打感情牌。


 


这个王杰希当然知道,他其实有点矛盾,毕竟三年未见,要说一点都不想念肯定是假的,但是荷兰,也太远了……


 


“你在荷兰干嘛呢?没考虑过回国吗?”


 


“我去年才回过。”


 


王杰希望着那行字,渐渐皱眉,“怎么没告诉我?”


 


“那时候你们在比赛啊。”


 


“请你吃顿饭的时间总是有的。”


 


“喂喂喂跑题了啊,赶紧收拾行李来荷兰!”


 


王杰希无奈,“荷兰有什么好玩的?”


 


“这个太多了,你等我给你发张图哈。”


 


不一会儿方士谦的图发过来了。


 


城市中心的有轨电车。


 


郊外成林般的郁金香。


 


独特的木屐和风车。


 


沿河两岸复古的建筑。


 


王杰希望着截图上充满异域风情的照片,差点就心动了,然后他看到最后一行小字。


 


黄赌毒及同性恋婚姻合法。


 


……


 


他眉梢抽搐了两下,心情还没整理好,下一张图已经来了,居然是第二日首都机场的航班表。


 


“赶紧买票!”方士谦说。


 


“现在买明天的怎么来得及啊?”


 


“买头等舱啊!”


 


“再说吧。”


 


“再说什么再说,没听过那句话吗,给人生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你犹豫什么呢?”


 


犹豫什么……舟车劳顿?天天坐飞机全国打比赛,早就习惯了。太突然了?是有点,但他又不是张新杰,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计划外的事。


 


对于眼前这个人和他提出的建议,王杰希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一点,但事有蹊跷的时候,他总归不会想得太少。


 


作为队长,自己突然说走就走,即使是在休假期,俱乐部没什么人了,他也感到非常古怪。一般正常的节奏不应该是这家伙回国,然后自己请他吃顿饭吗?为什么他们时隔三年的第一次相见,居然要跑到老远的欧洲?


 


“别总觉得那些小鬼离不开你,这可是春假啊,你都多少年没出来走走了?”方士谦锲而不舍地怂恿着。


 


简直字字珠心。就是这种对战队极其强烈的归属感,让他连单独旅行都觉得不自在。现在看来这份归属感在微草作用的效果,就是叶修那句原话,让大家理所当然把自己当成靠山了。


 


“是挺多年了。”王杰希回复他。


 


“你也知道啊!”


 


“嗯。”不可否认。


 


方士谦发来一串笑脸,“怎么样,敢不敢把自己交给我?包你享受到人生最满意的一次旅行!”


 


王杰希半垂着眼睑,把这句话看了三遍,才不紧不慢地回复道:“好啊。”


 


——


 


“咦,那个是不是?……”


 


“天哪!是他是他,居然这么巧!”


 


被围观的人淡定地推了推墨镜,继续抱胸等着自己的行李。


 


国际航班就是这点不好,飞机上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好不容易落地了,还得等半小时行李。


 


“那个……王队?”那两个姑娘声带波浪线地凑过来,激动得好像说出这几个字就要抽掉她们全身的力气,“可以给我们签个名吗?”


 


王杰希略囧,荷兰,这可是荷兰啊!原来自己已经这么有名了吗?


 


“我们是微草的死忠脑残粉方王一生推啊!”


 


话音落地,姑娘两只手交叠着捂住嘴巴,脑内不住炸开“卧槽说漏嘴了”“玩脱了吧叫你玩脱了吧”的弹幕。


 


三个人之间的气场有两秒的凝滞,然后王杰希摘下墨镜笑笑,“嗯。”


 


“谢谢谢谢!!杰希大神你最好了!”


 


“笔呢,诶我找不到笔了!”


 


“我去,你能更不靠谱一点儿吗!”


 


“你快找找你有没有带笔啊……”


 


“那个,”王杰希从外衣口袋里提出一支钢笔,“我有的。”


 


说完他低头刷刷签完名,两个姑娘屏气凝神无比虔诚地接过本子,其中一个还抬头四处张望了一下。


 


王杰希说:“没有其他人了,就我一个。”


 


“啊啊啊,”那姑娘喘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王队是一个人出来散心的吗?”


 


“是啊。”王杰希说,“来找朋友。”


 


“朋友……”思维飞速运转,放假,出国,一个人,找朋友……答案简直呼之欲出好吗!


 


不过这回她俩有了教训并没脱口而出,“那能跟您合张影吗!”


 


王杰希很大方,找了个过路的外国友人,几句流利的英文把人家搞定,然后被左右挽着连拍了三张。


 


“帅死了帅死了……”两姑娘看着照片快要融化。


 


“我行李好像到了。”王杰希指了指身后,两姑娘对视一眼,然后飞快地朝他鞠了一躬,“那我们先撤了!会一直支持微草的!!请继续加油!”


 


王杰希温和地笑着:“谢谢。”转身戴上墨镜,寻找着自己的行李箱。身后的交头接耳却没有因此停止。


 


“天哪近距离看大小眼好萌哦!”


 


“而且他笑得好温柔啊就差滴出水来了,我的少女心!!”


 


“呜呜呜,还有来找方神什么的,快发群里啦!”


 


“嗯!我觉得咱俩是人生赢家!!”


 


“刚刚他是说的找朋友吧?啧啧啧啧还‘朋友’!以为我们第一天混荣耀圈吗?”


 


“嘘,小声点……小心被他听到。”


 


“不会的啦,这里这么吵,啊啊啊我好荡漾脑补什么的完全停不下来!!”


 


“我也是啊哈哈哈哈……”


 


十分钟后,王杰希顶着墨镜大步流星地从国际通道里走了出来。与此同时,准备迎接他的方士谦随手打开了他那未读消息在半天之内已达四位数的群,瞬间在人群中呆若木鸡。


 


什么机场厕所PLAY酒店浴室PLAY荷兰蜜月一夜八荒……这什么情况?


 


他迷茫中带着一丝隐秘的窃喜,没想到刚一抬头,朝思暮想的人已经立在不远处。


 


齐眉的斜分刘海,硕大的深褐色墨镜,紧身的淡紫色衬衫,随意搭在手臂上的针织外衣,以及……微微上扬的嘴角。


 


模拟过很多遍的重逢场景,排练得倒背如流的台词——


 


“发生了什么?”他收起手机问。尽管这完全不是他事先想好的那句。


 


“什么发生了什么?”王杰希比他更摸不着头脑。


 


“你是不是在机场遇到粉丝了?”


 


“是啊,就刚刚,怎么了?”


 


“哦……呵呵呵呵。”方士谦笑得十分诡异。


 


“你笑什么?”王杰希警铃大作。


 


“没什么,”方士谦顺手接过他的行李,自然而然地搭上他的肩膀,“累坏了吧,先去我家睡一觉。”


 


“你家?租的?”


 


“哪能啊,买的。”


 


王杰希诧异了,“你打算在这儿定居了?”


 


“那倒不一定。”


 


“那你在这买房干嘛,有钱没地方花啊?”


 


“结婚用啊!”方士谦一本正经。


 


“你开玩笑吧,跑这大老远的结婚?”


 


“你懂不懂啊,”方士谦拍了下他的脑袋,“有些婚只能在这边结。”


 


王杰希蹙眉思考了片刻才说:“那也只是旅游签证吧,不能算真的结婚。”


 


方士谦愣了愣,“原来你懂啊?”


 


“你太小瞧我了。”王杰希摘了墨镜挂在胸前,看了眼指示牌说:“我先去下洗手间。”


 


“……”话题总在濒临突破的时刻被一笔带过。谁知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呢,但方士谦已经觉得很满足,“我陪你。”


 


“……”


 


“干嘛这样看我,我也要去的。”


 


“好吧……”


 


 


与此同时——


 


“我就说跟踪他有用吧!!!!快拍啊!!!”


 


“拍了发群里??是不是不太好啊毕竟是人家隐私!”


 


“那就私存啊你废什么话!”


 


“我手机都拿不稳了而且旁边人看我们的眼神有点古怪!”


 


“管那么多谁爱看你啊!”


 


“啊啊啊啊方神搂着他了!!”


 


“天啦撸呼吸不畅了呜呜呜——”


 


“要是他们一会真的进了机场厕所我就……躺平去死……”


 


“不会那么猴急吧?啊啊啊?看他们的方向??”


 


“真的——进——厕所了——”


 


“你掐疼我了放手!”


 


“我觉得我要窒息了……”


 


“我要被你掐窒息了!!”


 


……


 


——


 


方士谦买的别墅在距离阿姆斯特丹市中心不远处的一座小农庄里。白色的欧式别院独栋而立,远处有缓缓旋转的数架风车,天空压得很低,湛蓝而清澈,全然不似北京。屋外清风习习,各色郁金香娇艳盛开,连空气都变得生动别致。


 


王杰希望着这般场景唏嘘半晌,“太享受了。”


 


“税收高福利好,在这儿当一辈子农民可比在北京打拼半辈子安逸多了。”方士谦掏出钥匙开门,“喜欢就多住几天。”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笑笑。


 


两人进屋,方士谦边给他倒水边问:“好久没闻到这么清新的空气了吧?”


 


“嗯……”王杰希环视一圈,客厅是八米多高的镂空造型,三面环窗,从天而降的巨幕窗帘上满是复古的碎花,墙纸偏欧式,与窗帘的色调搭配得高贵典雅,“你可真,会过日子!”


 


“是吧!”方士谦端着水过来了,一把把他按到沙发上,“先睡一下午吧?”


 


“嗯,”王杰希翘着腿,随手从茶几上抽出一张地图,“你准备带我去哪玩儿?”


 


“晚上先逛逛花市呗,明天的话可以去教堂参观一下,还有就是阿姆斯特丹运河。河两边的房子都是歪的,一点不对称,跟你似的。”


 


“呵呵。”王杰希无所谓地笑笑,“为什么会是歪的?”


 


“因为河岸边的淤泥太多,房子都建在淤泥上,时间一久就容易变形。”


 


“不会吧,”王杰希诧异,“那当初干嘛要建在淤泥上?”


 


“这我哪知道,地少人多吧。”


 


“那里面现在还能住人吗?”


 


“能啊,还没歪得太厉害。少数几栋看起来快倒了的就没人住了。”


 


“知道的还不少。”


 


“那当然,”方士谦说,“你饿不饿?睡一觉起来我给你做pasta吧。”


 


“行,现在倒不觉得饿。估计是累过头了。”


 


“那赶紧去休息,”方士谦拍拍他说,“二楼是你的卧室。”


 


因为客厅上方挑空了,导致二楼的空间被挤压得只剩下一个卧室。王杰希推门而入的时候就觉得古怪,果然被面前一张king size大床闪瞎双眼。


 


“你……”他望着床中央那三个小小的游戏手办,意外的同时又完全可以接受,因为这家伙不搞出一点惊喜来才不符合他的性格。


 


身穿优雅巫师袍的王不留行提着扫把立在中央,一左一右分别是守护天使防风和牧师冬虫夏草。王杰希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三个还是当年限量的款式。


 


够用心的。


 


他小心地把三个小孩摆在床头,望着那张足够躺下八个人的大床挣扎了半分钟,疲倦终于涌上心头,于是,一头栽倒,秒睡。


 


——


 


晚餐是自制pasta,王杰希洗完澡出来就见到方士谦在厨房里熟练地配着酱料。他倚着厨房门有一下没一下地擦头发,目光停留在那人胸前黑白格子的围裙上。


 


“要不要来试试手?”方士谦头也没抬地问。


 


“好啊。”王杰希随意把毛巾环在肩上,上前两步,方士谦朝边上让了让,解下围裙。


 


“你来指导。”王杰希专注地观察着调料,一双手就在不经意间攀上了他的腰。


 


“干嘛?”触感来临时他明显抖了一下,残有水渍的发梢轻轻抚过身后人的脸。


 


“别动。”有个声音在耳边轻笑着,王杰希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替自己系围裙的手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带来似有若无的触碰。


 


方士谦慢条斯理地在他背后打了个结,留恋片刻才抽离双手,开始一本正经地教他配料。


 


“你知道荷兰哪里好吗?”两人的右手交叠在一起搅拌时,方士谦突然问道。


 


“空气。”王杰希说出了最直观的感受。


 


“哈哈哈哈哈……”方士谦表示非常能够感同身受,“其实伦敦很古典,巴黎很优雅,但还是荷兰这种悠闲中不失条理的生活节奏最适合我。”


 


“哦?”


 


“我总是想着下辈子要是能投胎在这儿做个农民,每天种种地,打理打理花草,出门全是自然的气息,离市中心稍远一点的地方都看不到几个人……”


 


这跟他们俩尤其是王杰希现在的生活差异太大,他听得有点徜徉其中,右手突然不自觉地抖了抖。


 


“怎么了?”方士谦握住他的力道加重了些。


 


“没事。”他自己也有点莫名。


 


“现在这样差不多就可以了。”方士谦放开了手,把酱料淋在色泽美满的通心粉上,随手添了些配料,“明早吃烤面包,上午出去玩中午就在外面吃。晚上如果你饿了我这还有三明治。怎么样,没异议吧?”


 


王杰希“嗯”了一声,立在一边看着通心粉最后的工程。


 


“你倒真是很享受生活。”他喃喃道。


 


“这么羡慕我,退役后搬过来一起住啊?”方士谦看似随意地问着。


 


“再说吧。”王杰希摆摆手。


 


“也是,说不定等你退役了,国内法案也通过了。”方士谦说着冲他扬眉一笑,“围裙解下来吧?坐外面等着。”


 


“哦。”王杰希有种自己被使唤了的错觉。


 


“等等!我先拍一张传群里。”方士谦说着就要去摸手机。


 


“你不敢。”王杰希十分淡定。


 


“嘿嘿,是不敢,但可以拍一张私存嘛。”


 


“随便了。”王杰希对着镜头,比出一个yeah,脸上皮笑肉不笑。


 


“OK!设置桌面!”


 


“真是够了……”王杰希叹气一声,解下围裙,坐到外面捧着ipad玩手游去了。


 


——


 


微凉的傍晚,气温宜人,两人靠在二楼的阳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风景不错吧?”


 


“确实,”王杰希抬手遮了遮阳,眼前景色一片辽阔,视野尽头有数架的巨型风车,蓝天低得仿佛触手可及。夕阳和煦,微风清凉。他看惯了高楼林立的水泥森林,在这样的环境里实在太容易感到安定。


 


“你在这儿住多久了?”


 


“两个月吧。”


 


“筹办婚礼呢?”王杰希笑他。


 


“是啊,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方士谦撞了撞他。


 


王杰希笑而不语。


 


话题很突兀,但两个人似乎都不介意。方士谦转身给王杰希倒了半杯红酒,给自己的则是满杯纯烈的白酒。王杰希接过酒杯的时候,他扬眉问了一句:“你呢,这几年干嘛一直单着。”


 


“你怎么知道我单着?”王杰希淡淡地抿了口酒。


 


“群里说的啊。”


 


“群里?”王杰希被狠狠地噎了一下,“你们那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群啊?”


 


“什么性质?”方士谦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致,“无非就是看看你的比赛,聊聊你的八卦咯。”


 


“那群里怎么知道我单身?”


 


“你太小瞧粉丝的力量了亲,”方士谦不禁替他唏嘘,“群里有个妹子是你远房亲戚,想知道你单没单着这不一问家里就清楚了吗?”


 


王杰希感到了世界的奇妙,“我哪个远房亲戚?”


 


“怎么你还想追究责任哪?我可是很有团队精神的,我不会出卖她的。”


 


“……”


 


“不管是扒马甲还是人肉,都是网络暴力呀。”方士谦苦口婆心。


 


“呵呵。”王杰希冷笑,“那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哪天被扒了马甲吧。”


 


“啊,那还真是有点恐怖呢。”方士谦抖了抖肩膀,“作为被八卦的男主之一,我在群里一直相当低调,就怕哪天面基叫上我。”


 


“作为被八卦的男主之一……”王杰希重复着他的话,语重心长,“要点脸吧。”


 


“我怎么不要脸了?”方士谦感到委屈,“我还是反攻党呢,你不觉得应该感激我吗?”


 


王杰希偏了偏头,“什么?我没听清。”


 


“……装吧你就。”


 


话题再一次突兀地结束,楼下院子门口此时却正好来了几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用带着口音的英语大声问方士谦,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游戏打得很厉害的哥哥?


 


方士谦点头,这个哥哥在中国拿过两次总冠军。


 


我们知道,你都说了不下十遍了!还说要是没有你光凭他一个人也拿不到冠军!几个男生叽叽喳喳地嚷着。


 


明天晚上来我家,我叫这个哥哥教你们玩!方士谦说着猛拍了一下王杰希的后背。


 


孩子们听到了都很兴奋,有两个激动得说话直接变回了荷兰语,听得王杰希一头雾水。倒是方士谦依然趴在阳台栏杆上,交流得相当自如。


 


打发走了熊孩子,王杰希问:“他们也玩儿荣耀?”


 


“嗯,虽然跟国内的有很多不一样,但相融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看来国际联赛也不远了。”王杰希望着孩子们的背影有些感慨。


 


“是啊,不过那些就要交给后辈们去操心了!”


 


“嗯,”他们彼此都能听出对方话里的一点遗憾,王杰希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哪吗?”


 


“啊?”方士谦愣神,“怎么突然问这个?”


 


“不记得了?”王杰希笑得玩味,“想想。”


 


“额……训练室?”


 


“错了。”


 


方士谦揉着鼻梁拼了命回想,第一次见面是在……很热的夏天,他端着盘子,面前闪出一个穿着白色小背心的男生……几秒钟后他一拍栏杆,“食堂,是在食堂,我泼了你一身汤!”


 


“对了。”王杰希盯着他雪白的衬衫看了一会儿,若有所思,“我还一直没复仇呢。”


 


“来啊,随时奉陪!”方士谦主动贡献自己的衬衣。


 


“算了算了算了。”王杰希一脸嫌弃却止不住笑意,方士谦看着他忍笑的模样心都痒了,手顺势揽过他的肩,“你好久没这样笑过了。”


 


结果王杰希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别把我说得那么苦情。”


 


方士谦轻笑两声,“你心里压了多少事你自己最清楚。”


 


 “谁不是呢?”王杰希无所谓地晃了晃酒杯,“做这行的,大家都有压力。”


 


“扯,别混为一谈,你的问题在哪,还是你自己最清楚。”


 


又是字字珠心,王杰希不悦地瞪了他一眼,“是谁说带我出来放松放松的?现在可好,你是在开批斗会吗?”


 


“哪有!”方士谦拍了下他的脑袋,“只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时候你心里很清楚问题所在,但你身在局中,还是没法真正明白这些问题有多致命。”


 


“受教了,”王杰希勾了勾嘴角,“不过有人在你之前就让我明白了。”


 


“哦?我想想,是叶秋吧?”


 


“嗯。”


 


“他说了什么?”


 


王杰希的目光染上一层凝重,“他说,想赢他,要等到他们拿我当榜样,而不是靠山的一天。”


 


方士谦沉默了,那场比赛他专门有看视频,对于兴欣不惜以一换二集火王不留行的行为,他只能长叹一声。微草的问题,大家都有所了解,但没人会像叶秋那样确信,失去了王杰希的微草会是一盘散沙。


 


望着臂弯里这个人坚挺的侧脸,他有一瞬间的心疼。王杰希是个不算倔强但却非常执着的人,一旦他认定了目标,就会不惜一切,义无反顾。回顾这些年的职业生涯,不管是初出道时搏尽眼球的魔术师打法,还是时至今日他个人的荣誉,为了微草的未来,他通通豁达地放手了。这一片赤诚之心,叫人怎么忍心去盖章定论地告诉他,如果不是你太过投入,微草或许不会像今天这般依赖你。


 


这太残酷,这对他不公。


 


如果是旁观者,他或许能更加理智地分析战队的问题,然后做出相应的解决方案。但他不是局外人,他深陷其中,他是最痴迷的戏子,偏偏又唱着最无法释怀的戏词。


 


一段沉默后,方士谦问:“以后打算怎么做?”


 


“我很相信英杰。”王杰希说。


 


意料之中的答案。方士谦顿了顿,到了口边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高英杰还很年轻,对他来说,如果不是在微草,或许他会更加自如,因为他可以自己选择未来的路。但是身在微草,他的命运早就被书写好了,接手王不留行,成为队长,带领微草沿着曾经的轨道,继续飞向前方。


 


偏偏他的性格,本身并不适合成为一名队长。但是他还年轻,王杰希还在努力培养他,不管是人格上还是技术上,他的成长空间都非常大,所以微草的未来究竟如何,谁也说不准。


 


但有一点不可否认,为了实现这光明之未来,王杰希的确变了很多。他可以对一个寄予希望的后辈倾注毕生心血,也可以对一个不适合微草的年轻人视而不见。可他不是一个冷酷的人,他只是与这个目标融入得太深,以至最后再不可分割。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这句话太沉重,方士谦并不喜欢,但这是一个事实,并且非常适合王杰希。


 


该怎么形容他,自私还是无私,固执还是执着,其实并不重要。在方士谦看来,每个人都有不完美的地方,而王杰希的不完美让他更加迷人。


 


“你有没有退一步想过,”方士谦搭着他肩膀的手臂松了松,问了一个埋在心底许久的问题,“如果你退役之后,微草无法保持现有的高度呢?”


 


王杰希摇晃着酒杯却滴酒不沾,仿佛那是王不留行手中的魔法瓶。


 


“那会很遗憾。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强,所以缺少的并不是战斗力,而是一种没有我也一定能赢的信念。没有信念的团队又何谈冷静的大局观和战略部署。”


 


方士谦点头认同,“未来的微草需要全新的战斗体系。”


 


“没错。”


 


“而你现在正在帮他们寻找新的节奏。”


 


“是啊。”王杰希笑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在自己选择的这条路上,心甘情愿放弃荣誉,义无反顾地扛起责任,从未退缩也不曾回头,始终怀抱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勇气和坚定毅然前行。


 


“敬你!”方士谦大声说,郑重地与他碰杯。


 


王杰希轻笑一声,目光不可察觉地闪烁了两下,然后他抿了一口红酒,低声说:“谢谢前辈。”


 


方士谦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但王杰希确实多加了前辈两个字。眼前的画面有一瞬间的静止,时间的齿轮咔哒咔哒倒转回九年前。初遇之时,那个天赋异禀的年轻人就是如此唤他。那时的他有一点沉默,浑身都散发着超越年龄的成熟、稳重与大气。后来他顺理成章接任队长,一路认真完成命运交付的责任,以最不容抗拒的姿态,将微草一步步推上繁盛的巅峰。


 


曾经二人志同道合,他助他两握冠军。而后他们分别,他依然会时不时混进网游,换职业虐虐菜,或是一人给五十人副本当奶妈。非常偶尔地,他还会跟中草堂其他的普通玩家一样,极其荣幸地遇到亲自带领团队杀boss抢材料的王不留行。那个身披斗篷头戴高帽的魔术师,行迹诡谲地穿梭在各大公会的精英团队之间。他的脸被斜戴着的巫师帽遮去一小半,侧面看过去,有种高贵肃穆的凛冽风范。


 


然而光阴不等人,不经意间九年的岁月已经从指尖滑过,他们都已不是初见时的模样。


 


“我很庆幸那两年能同你一起拿冠军。”王杰希突然说了一句。


 


方士谦心里有小小的惊讶,这看似淡然的语气中洋溢着不深不浅的情义,他扭头与他对视,轻启双唇柔声回应:“我也是。”


 


“敬微草。”王杰希主动碰了他的杯子,“敬所有人。”


 


说完他举杯稍稍仰头,喉结上下移动,半杯红酒优雅而缓慢地消失在口中。


 


方士谦也跟着一口闷了,他的白酒度数不低,浓烈的刺激带来灼伤的快感。然后他静静地看向身边人,双唇抿起,目光炙热。


 


近在咫尺的薄唇带着锋利的线条和酒色的气息,于是呼吸错了节奏,指尖有些发烫,难以克制的冲动蔓延着烧上心头。


 


他是他的毒,同时也是他的解药。


 


好想吻他。


 


两人对视,王杰希触碰到他目光的时候蹙了蹙眉,却始终没有躲闪,也没有说话。


 


空气中静谧地炸开火花。这样赤裸裸的……爱意,你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等了九年,这一刻差点决堤而出。


 


“有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方士谦笑得有些玩味,“应该差不多快有九年了吧。”


 


王杰希的神情从惊讶变成犹豫,最后定格得很决绝:“你喝多了。”


 


那神色的变换已经足够明显,他确信他知道。


 


方士谦顺手拍了下那颗脑袋,嗯,发质真好,光滑柔顺,“我的意思是,既然都等了九年了,还怕再继续等吗?”


 


王杰希有些意外,“所以你是,不打算现在说?”


 


“嗯。”


 


“为什么?”


 


“你真想知道?”


 


“啰嗦。”王杰希把酒杯往边上一放,转身就要离去,“没吃饱,去找三明治了。”


 


方士谦弓着腰俯身在围栏上,没回头去挽留。年轻时明媚的情意不假,而未来的难测是真。要如何分辨那是否只是心血来潮的一时冲动,又如何肯定眼前的少年会情愿委身于他,从此与他一同跳下悬崖,携手走过一切荒芜和繁茂,不离不弃甘之如饴?


 


这些都横在他眼前,他无法视而不见。你还要张开双翼拥抱未来,我怎能冒险将你拉入深渊。


 


你把你的青春献给战队,我用我的十年来等待你自由的那一刻。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他轻笑着,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因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啊。”


 


身后,王杰希举在半空中准备推门的手停住了。


 


“你说什么?”他有点不敢相信。


 


“你听到了。”


 


“……三明治在哪?”


 


“冰箱第二层。”


 


“哦。”


 


“快去快回啊,”方士谦扭头朝他举了举已经空了的酒杯,“我等你。”


 


“啰嗦。”王杰希最后丢下一句,飞快地推门离开。


 


突如其来的万籁俱寂让方士谦有种奇异的剥离感。于是他掏出手机打开那个神奇的群,一张陈旧的照片就这么被刷了出来。


 


“我辛辛苦苦才找人翻出来的!!!看过来啊啊啊——”


 


那是第五赛季的后台,他把手中捧着的冠军奖杯交给王杰希的一瞬间,有人抓拍下来的照片。


 


“卧槽方神帅我一脸…………”


 


“这对视的神情!让我躺平!!”


 


“两厘米身高差在这一刻太棒了啊啊啊!”


 


“接下来他们是不是拥抱了!!谁来告诉我是不是拥抱了!!”


 


方士谦看到这一句,突然感到了自己的义务,连忙打字:“是拥抱了。”


 


他一出声,群里安静了几秒没人说话,大概是对他的ID太陌生,一时间不知道信还是不信。于是他又说:“我当时看到了。”


 


“啊啊啊妹子你是何方神圣你当时在后台???”


 


“求爆更多料啊妹子来嘛来嘛!!”


 


“我去刚看了资料这是个汉子…………”


 


“天啦撸不会是哪个职业选手的小号吧!!”


 


“贵圈太乱了吧职业选手还混我们群里??”


 


“尼玛这要是方神!!我就去跳窗!!”


 


“靠你这么一说我真觉得很可能是啊他地址写的海外啊!!”


 


……


 


眼看着炸开了锅,方士谦心情有点复杂,犹豫了好一会儿,直到听到王杰希回来的脚步声,才下了决心,把那张他穿着围裙比剪刀手的照片发到了群里。


 


妹子你千万别跳窗啊。


 


在这枚定时炸弹引爆之前,他笑着退了群。


 


因为以后,就不用再靠这个群,来了解你的动向了嘛。


 


【方王篇完】


 


(1.ssf是输入法的皮肤……


2.这一篇写得有点别扭,因为始终觉得不认识方神这个人…………对王杰希的一些评价只是个人肤浅的看法,可能有点阴暗,请不要深究哈……其实我真的非常苏他……)



蘇藍橋大大系列

想看藍橋大大拍的副本攻略教學視屏

要有萌萌的帥帥的本人講解聲,熱血的配音的那種

藍橋大大我宣您啊啊啊

來寫寫萌萌的副會長吧2

這次有葉藍CP,注意注意


拿以前發生過的真實事件套下全職角色來寫一下發生的事情,方便大家帶入

真實事件+同人元素=不適者請勿點開,慎入慎入


+++分隔線+++

人物介紹:

T:前會長、有各種號、性格如名稱、有點T(後來才知道是某大神,某種意義上簡直細思恐極。

絕:副會、劍客、簡直就宛如天使般的好人、被說帥會很高興

廣葉:我、狂劍、有迷路屬性、少數玩狂劍的女生



  • 會長的賢內助

某日作業做完接近凌晨,腦子有點不太清醒,但是早上要趕車,怕一睡就過去了,所以在開了遊戲到野外,以腦子開洞狀態刷小怪練級,想說凌晨應該不會有人在吧,就也沒有打招呼,然後就看到工會頻會長和副會的發言

T:絕色絕色,在嗎?

我點開工會名單,副會居然少見的掛在線上耶,這什麼奇妙的時間點啊?

T:來星沙漠地的倉庫NPC一趟,幫我轉個東西

絕:靠,我幹嘛幫你轉東西

T:現在還有誰在線上嗎?只能找你拉

我O.S看起來是我不能切入的氣氛吧...假裝自己掛線好了,繼續關愛

絕:自己用寄得啊

T:現在換帳號不方便拉

絕:喔

我O.S靠腰,這樣就好噢,副會你還好嗎??然後我就看著工會名單裡的位置副會從主城換到了會長指定的地圖


絕:T...你要轉錢啊

T:不然你以為呢?你以為是我就不用裝備喔?小隻的慢慢升級也是要換裝備的好嗎?

絕:...好吧,總共是七個零對吧?是千萬喔?


我O.S七個零也太可怕,會長果然土豪,我有四個零都該偷笑拉,私下決定明天把簽名改成“長期吃土恐懼症”好了


T:是喔,反正你知道有多少就好了

絕:...你就不怕我吞了你的錢啊

T:你又不會

絕:...

我O.S靠腰,會長也太放心副會了吧...此時副會又說了

絕:你現在要換號??不要換了吧,太麻煩了,這個時間點快去睡覺啊

T:喔,好吧,那就去睡吧

絕:快去休息,你有空再和我拿就好了


我:...賢內助

絕:!!!

T:哎呦小廣你在啊


我:誒...會長副會您好您早您們慢慢聊,我下線了


我覺得雖然我一天沒睡,但是我不能再好了


TBC




來寫寫萌萌的副會長吧1

說好來寫之前的會長有多麼萌萌


真實世界就如同人文一般XDD


因為覺得以前認識的會長實在是太像藍河了

就拿以前發生過的真實事件套下全職角色來寫一下發生的事情,方便大家帶入

有些角色就直接網友名稱帶入,除了角色名和部分網遊設定稍稍改為榮耀設定外皆為真人真事


真實事件+同人元素=不適者請勿點開,慎入慎入



+++分格線++++



我是標準那種三心二意的那一型,網遊也玩得很多

如果有加公會,有人陪我一起玩,就可以玩很久

沒人陪我玩,我就一個遊戲換一個遊戲的玩下去,但是無論哪個遊戲,公會對我來說一定都是很重要的存在(雖然我常常說自己一人樂,但是公會成員陪我玩絕對是我玩一個遊戲的重要動力)

其實我個人遇過很多不一樣的公會,也有被招攬進大工會的例子

這篇LO主要講的是前工會的“副會長”其中有可能會提到會長和會員等等,都是膩稱,不會爆料太多,因為副會長好像有點害羞~~~

其實我也只是想提一下G遊戲的前副會長(至於為什麼是前副會長,是因為他A了後我就退出了,雖然他還是掛著副會長名字,工會也還在運作,但是他就很少玩也很少上,沒再管事了,就意思意思上加個“前”吧)

但是我還是喊他是副會長吧,比較習慣點



人物介紹:

T:前會長、有各種號、性格如名稱、有點T(後來才知道是某大神,某種意義上簡直細思恐極。

晨:現任會長、槍砲師、勞碌命+胃痛

絕:副會、劍客、簡直就宛如天使般的好人、被說帥會很高興

千:公會一團、進戰法師、有點小腹黑、以開小號和虐絕為人生樂趣

廣葉:我、狂劍、有迷路屬性、少數玩狂劍的女生




_____分隔線_____


  • 裸奔PK事件

      我是在前會長T剛創立的時候被加進去的,其實我也只是在主城跑動就莫名被加了,既來之則安之,就成為了公會的一員


      結果發現這工會除了不事生產的會長偶爾會開補以外以外,補師少得可憐,近戰多,隊伍永遠少一個補,五人本常常四人上,組不滿也照打(還打得很暴力),還很愛單刷五人本,副本自保帶藥為常態(副會說要我們不要依賴會長,要自立自強


      T在工會裡一直都是有點神秘的存在,偶爾出現的時候都是看他等級很高端,服飾很高端,和他組過幾次團,通常都是補師,原因是因為T說沒事就別弄得太難,玩補師他可以划水一類的,也或許是他看不慣我們的隊伍組成?

      簡而言之就覺得是個特別靠譜的補師,實際上多靠譜,其實一個補師也看不出多少,直到某次在工會領地看到他和絕的脫光光PK(誒

     我那時還在磨蹭單刷副本的時候看到千在起鬨要T和絕脫光PK(把裝備脫光只剩武器的狀態下PK,遊戲中的男角色會只剩一條內褲XD)

眾人當然要共襄盛舉的啊XD
說PK跟本不是重點,看一個等級差不多的補師PK近戰DPS,無論如何是毫無懸念的吧

看兩個裸男PK才是重點XDD

不過結局出乎各個腦子有洞的看客的想像

但是如果你看過一個補師,用少量的控制技能和攻擊技能,邊風箏邊幫自己控血,就這樣磨近戰到死...很難不崇拜尊稱補師一聲大神吧...(不過是個裸奔的大神((事後才知道真的是大神

絕其實不是省油的燈,他是我們副本團的主力呢,至少我和他PK鐵定是被秒的命...

那五分鐘的PK,真的是讓我們這群旁觀者歎為觀止...(當然歎為觀止的部分還有兩個裸男在工會領地PK這件事www還被千拍照存證了,裸著身子倒在T腳邊的照片,我想會成為絕一輩子的汙點(誒


這件事情過後,T就常常被工會裡或工會外慕名而來的路人甲乙丙要求PK,但是T以:補師PK有多累你造嗎?/和沒時間要去做其他比PK更重要的是情,例如練級一類,為由拒絕他們,從此之後就再也沒看過他們的神PK了(可惜

      如前文所說,T真的很忙,就慢慢的把權限慢慢轉移給晨和絕,工會照常運行著,我就上線和大家刷刷副本,解解任務調戲調戲絕什麼的,我們的工會人數雖然是滿滿的,但是就是職業分佈不均等,補師少得可憐,進戰多的嚇人,姑且可以解釋為大家組人的時候都下意識地找進戰組進公會吧。

      弄得我們常常進副本打一波流,更悲慘的是,野生的補師非常的難找,補師通常都是名花(草)有主,招募頻道招幾小時招不到一兩位是常態了,更別說是好的,跟得上進戰腳步的補師了(偏偏我們幾位都是往前衝不顧人的那種),沒專屬補師的眾人,已經習慣四或五DPS打五人副本(弄得我之後組到有補師的野隊,都覺得有種輸出不夠之感...),到後來,因為隊伍組成已經沒什麼關係,大家也練就一身自保的技巧,找不到人一起玩的時候,也懶得組野團了(因為有時候還是會組到可怕的野團),就三兩人甚至一人去打副本,這是我們的習性,已經習慣了也改不過來了。

雖然偶爾還是會羨慕其他工會有個御用補什麼的...不過我已經釋懷了...


TBC

葉修生日快樂!!!


先潦個圖佔樓


葉神一定不會責怪我為了夢想沒空畫好他的生賀的


今天聽到教授講了一件事,聽完我聲淚俱下


有同學問教授

"從事文化保存運動這麼多挫敗,為什麼我還做得下去?


他的回答是:

"因為我們沒有挫敗的權利,我們只能堅持自己相信的價值,做我們認為該做的事。"


我聽完痛哭,


感性點想,其實葉神也是在告訴我們這件事情的


輸不算甚麼,我們只能堅持自己相信的價值,做我們認為該做的事。


謝謝您給了我這麼多


有機會畫完給您


說個手速

毫無意義發言如下


某日心血來潮開了個測手速機器來玩玩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55

剛巧教授兒子(8歲)在一旁寫作業,也想參一腳

就給他玩

那孩子從小練鋼琴,常常參加音樂比賽

他的基礎手速有:965~1024

順帶一題我的基礎手速有(我小時候學了點鋼琴):784~871


所以其實900~1000多的手速並不難達成


但是精度就有差了,

撇去精度不談,如果喻隊手速真的只有兩百上下...那還真的...


超級慢wwwwwwwwwwwwwwwwwwww


然後來貼一個打字網址

他可以測你的精度手速,打字嘛~總是需要精度的

http://10fastfingers.com/typing-test/traditional-chinese

順帶一題我的精度手速大概有500~700出頭


如果葉神的精度手速能達到700甚至破千,那真的滿厲害的

至少一分鐘要打150多個字的高速~(還不能錯


所以各位的手速都是多少呢?

其實只是想說說工會會長藍河有多蘇



身為一個重度網遊玩家,想想一定要說下:



一想到小藍河可是網遊中一工會之長



那種身上穿著霸氣+20橘裝,世界廣播一遍遍刷起,站在主城裡裝備明顯好別人一節,進副本遇到也可尊稱一聲大神,王前高輸出,遠遠的只能膜拜的那種

但是遇到又覺得會長平易近人,好人一枚,進本前會等大家都把任務接好,會提醒你買水,告訴你怎麼配點,在隊頻回答大家無知的問題,丟帖子讓你爬,運氣好他還會告訴你你需要的低等材料哪邊打,裝備怎麼配

能和這樣的存在組到隊

是值得截圖炫耀給親朋好友看的好嗎!!!

有玩網遊的孩子們想像一下

就是你玩的網遊「傳說等級」的大工會的會長大大耶

管你玩哪個網遊,就去看下有城池所有權的那個工會,想像一下那個會長大大,懂了吧


這樣的存在在網遊裡跟本

不透明

不透明

不透明

不普通

不普通

不普通

很重要說三次


有玩網遊的大家體會一下咩,感受一下藍河大大是普通玩家抱大腿的存在咩

職業選手是天邊浮雲,會長大大才是網遊玩家的衣食父母啊

好吧我只是想說下藍河大大其實很強大,五大高手不是亂叫的而已

蘇蘇小藍河

我會長腦殘粉(誒

有空再來講講我幾個工會的會長大大萌萌的事跡

全職高手繁體封面



才笑他,今天學妹就給我了,學妹如此貼心


笑傻了

全職高手的繁體封面

我...笑...die


我不行了...我的腹筋(抖抖抖


↓↓↓

http://images.plurk.com/3yDM84eZH81r3eqhX8iRXO.jpg

黃少柯基照


我...可以die..萌die


亂翻柯基照...


簡直翻到黃少微博相簿之感...


怎麼可以如此萌!!!


我也想給柯基服務吃泡麵啊~~~


雖然知道FB大家要翻牆才能看↓↓

https://www.facebook.com/CORGIAB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