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翼+

Rabi=弓永廣葉的Lofter

【原作向】doge!!! on ice

喜歡馬卡欽,想抱緊他

冇顶天:

·马卡钦视角


·原作时间轴


·不产点粮我就要憋死了





我叫马卡钦,是只标准型贵宾。


我从小就受欢迎。真的,小母狗看见我就蹦跶,小姑娘看见我就要抱抱。


我曾经觉得自己天下第一招人爱,没有谁能比我更可爱。


嗯,曾经。


因为某一天我突然发现,一切向我献殷勤的雌性生物,目标都不是我。


而是我的主人。


在草地里滚了几圈后,我不纠结了。


好吧,如果是主人,我愿意把世界第一的宝座让给他。


这样想着,我小跑到主人身边,却见他半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跳上沙发,把头搁在他肚子上,脑袋随着主人的呼吸节奏一起一伏。


昏昏欲睡。


这是一天里最惬意的时候。







主人要出远门了。


主人蹲下来抱我,然后在我头上亲了一口。


我抬头看了他一会儿,又扭头瞧了瞧我的窝。


两秒后,我转回头来,汪了一声。


然后我就和主人坐上了前往某个东方岛国的飞机。


虽然很舍不得自己的窝,但是主人最重要。







新环境没有北国那么冷,却下着雪。


我撒开丫子在雪地里狂奔,丝毫不见初来乍到的不适应。


这里的雪好细好细,像沙子一样,和北国那些冰碴子完全不一样!


玩累了,想去找主人,却发现主人进去的那家温泉旅馆关着门。


我站在门外,叫了几声,没人理。


只能默默地走回去,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雪地。


一边挠,一边盯着门口。


等啊等,终于看见一个全副武装的小胖子,拉开旅馆的门。


嗷呜——


我瞅准时机飞奔过去,在他转身的瞬间把他扑倒了。


恩人!我热情地舔着他的下巴。


这个人的气味很清爽,没有老毛子身上那种浓重呛鼻的香水味儿。


而且肚子软软的,踩起来好舒服。


喜欢!







小胖子躺在地上,嘴巴微张,眼镜都快掉下来。


他嘴里叫着小维,那是谁?


然后我看着他连滚带爬地跑进屋,脸上一副好像要疯掉的表情。







晚上,主人问小胖子要不要一起睡。


被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为什么要拒绝呢?我天天和主人一起睡,明明很舒服呀!


被主人揽着,暖乎乎的。


被主人梳梳毛,挠挠下巴,亲亲耳朵,多好啊,为什么要拒绝呢?


不知道是替主人不平,还是替小胖子惋惜。


总之我有点着急。







主人和小胖子每天都一大早出门,快天黑了才回来。


我玩腻了雪,就在屋里漫无目的地转悠。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小胖子的卧室前。


总是拒绝主人的共眠邀请,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进了屋,东瞧瞧西看看,在床底发现了一个纸箱。


用嘴把箱子拖出来,翻了个底朝天。


咦。


好多主人哦!


有我见过的,有我没见过的,有长发的,有短发的。


我盯着一地的海报,感觉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然后我很怂地把罪证都塞回了床底。







主人!小胖子的床底下全都是你哦!


主人大口吃着炸猪扒盖饭,全情投入,一脸餍足。


好吧。







小胖子不再是小胖子了,有次我趴在他肚子上,都不像以前那样软了。


不过本来小胖子也不叫小胖子,叫勇利。


这天,主人把他带到房里挑衣服。


我趴在一旁,跟一个长得跟我一样的纸巾盒大眼瞪小眼。


你可以跟主人和勇利一起去参加比赛,真好啊。


我羡慕得都要哭了。







男男走了,留下我一条狗。


我踱步到一个小牌位前,上面有一张照片和几柱香,照片上是小时候的勇利,和小时候的我。


——是我吗?


我摇着尾巴,兀自纳闷着,然后放弃了思考。


因为我看见照片面前的碟子上,放着几个大白馒头。


这馒头,是给照片上的狗的吧。


那,如果我是照片上的狗——


这馒头不就是给我的了?


嗯,好吧,决定了,我就是照片上的狗。







再次睁开眼时,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主人焦急的面孔。


咦,主人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叫一声,却发现喉咙痛得很。


哦对了,馒头太干了,噎着了。


我半是讨饶半是委屈地钻进主人怀里。


呜呜呜。


主人紧紧地抱着我,用力地亲了我一下。


我蹭蹭主人的脸,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少了一个人。


主人依旧抱着我不松手,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呼吸声很重。


这样的主人很陌生。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我什么都懂了。






十一


机场。


我和主人在接机口等了好久。


我不知道为什么主人要提前那么早来,甚至连口罩墨镜都忘了戴。


别人都坐在椅子上看杂志玩手机,只有他,双手抱胸,一动不动,盯着视线前方的某个点发呆。


等啊等,我仿佛回到了一边挠雪,一边盯着旅馆门口的那天。


然后,某个人的身影像利剑一样,斩断了那无边的等待——


就如现在。


我叫了一声,兴奋地趴在玻璃窗上,嘴里呼出的热气在上面留下一圈白雾。


玻璃的另一边,那个人把口罩拉下来,直愣愣地看着我,像是忘记了呼吸。


然后,他视线上移,望向我身后——


几乎是瞬间,耳边只剩风声。


我们三个都跑了起来。朝着同一个方向。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着这大概是我这辈子跑得最快的一次了。






十二


我不知道为什么主人明明两条腿,却比我四条腿跑得还快。


两个人抱在一起,那么地用力,侧面看去,连条缝隙都没有。


我也想抱!我也要抱!


我围着他们蹦了半圈,甚至急得抬起前腿去推他们,却没一个人理我。


……


我渐渐平静了下来。


当主人一脸含情脉脉,握着勇利的左手亲吻的时候,我默默地望着,内心毫无波动。


嗯……


刚刚等的时候还有点饿,现在突然觉得饱了。







评论

热度(1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