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翼+

Rabi=弓永廣葉的Lofter

关于年度投票的Q&A

大家加油!!!灣家也在努力啊!!!

一所懸命哒哒哒:

年度投票每天都那么腥风血雨,也许有些小伙伴已经累感不爱,也许有些人觉得很难过,也许有些人觉得不公平。。。

请允许我,用全职原著里的那些句子,来回答你们心里那些不安和犹豫,纠结和委屈。


Q:辛辛苦苦做任务,难道我们的努力,会白费吗?

A:叶修:以为努力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不要太得意忘形啊!在这个赛场上,努力是最不值得拿来夸口的东西,因为这只是基本,是人人都会做到的,是最低层最渺小的东西。搞清楚这一点,再向高处攀登吧!继续努力!


Q:我们的投票教程,我们的宣传贴到处有人盗版,好不甘心啊怎么破!

A:

包子:“他好像在学我们?”

叶修:“晚了,他起始的耐久和我们不一样,肯定会先一步用完耐久,最后还是炮灰。”

包子:“持久力太差是不行。”


Q:年度票被超时老有一小撮人找事儿挑衅烦烦烦!

A:

绕岸垂杨:“君莫笑!记录放在这,等着你来破!”

君莫笑:“有空的。”


Q:那我们还能不能赢了?!

A:
“没有任何人会说有十足的把握。”叶修说。 

“哦”

“我一般就说到九成,做人总得留点余地嘛!”叶修补充。


Q:为什么我们比个赛这么XFXY!天天有人黑!招谁惹谁了?还是我们不够隐忍不够低调?

A:

陈果:“你任务做得这么满城风雨,是故意的?” 

叶修:“这个……其实我做不到这样的话,才会是故意的。”


Q:怎么有人说我们故意找事,破坏团结,不给其他作品粉面子,是跟他们有仇?

A:

莫凡:“你和枪炮师有仇啊?”

叶修:“胡说!我和枪炮师玩儿家关系最好了。”

【不记得金香公主的面壁思过去好吗?!】


Q:比赛总要有胜负,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A:

孙哲平:“想让我帮你向嘉世报仇吗?”

叶修:“报仇?我只是想赢而已。”

孙哲平:“说得好,其实我也是。”

叶修:“英雄,一起吧!


Q:为了不要刺激到对方,我们还是认个怂服个软,做完任务就下线吧?

A:
叶修:“我干嘛要下线?我要正当防卫,人杀我,我就要杀回去,纯爷们,不解释!”


Q:为了更稳妥一点是不是应该保持落后状态最后再扮猪吃老虎啊?

A:
“扮猪吃虎?”叶修笑了笑,“没那么容易啊!你懂不懂什么叫扮猪吃虎?” 
   
“要扮猪吃虎,那起码也得虎来扮才行。猪扮成猪,那依然是吃不到虎的。”叶修说。


Q:感到绝望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A:
那些在下方观望的玩家,都已经替无敌最俊朗感到绝望了。但无敌最俊朗依然在跳,向前跳,向上跳。 

他还在“冲上去”。 

永远向前,从不言败。


Q:在每天不断的腥风血雨中,到底应该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态?

A:

任何时刻,都不会放弃对胜利的追逐,一支志在冠军的队伍,就该有这样永不松懈的心态。


Q:差距太大了想放弃怎么办?

A:

喻文州在用他的事迹告诉蓝雨的队员,蓝雨训练营那些渴望成为职业选手的学员:差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差距而放弃。
  
“连我这样都没有放弃,你们有什么理由呢?”


Q:我们到底实力怎么样?250的目标能达成吗?能交个底吗?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底?!

A:

叶修:“是的,连我都看不清我们的实力是深是浅,太可怕了。”


Q:为了一个年度冠军真的值得付出这么多吗?

A:

宁可承担这样的压力,也要做出这样的选择,为的是什么?  

当然就是追寻了多年而不可得的冠军。  

这一次,为了这一冠,不惜赌上一切。  


Q:冠军,真有这么重要吗?

A:


“是的,很重要。”张佳乐直视记者那不屑的眼神,“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Q:对手真是太不要脸了,我们应该怎么应对?

A:

叶修:“击败他们。”


Q:如果我是大土豪,是不是我们就能轻松赢了?

A:

叶修:“如果他们当你是榜样。而不是靠山的话。”


Q:有人说我们开小号玩儿团购是小手段没意思?

A:

“为了胜利,我可是不惜一切的,最讨厌这种有手段不用假装正经的家伙了。”


Q:开赛以来被超1w被超10w被黑被裱被酸被轮感觉不会再爱了怎么办!!!

A:
叶修:“哭了没。”

唐柔:“泪流满面呢!”

叶修:“擦干眼泪继续战!”

唐柔:“是!”


Q:我们这么多人的努力,会输给一个人吗?

A:“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


最后一个Q&A

Q:我可是职业写手,你以为呢?


A:我们可是你的粉丝,你以为呢?!

评论

热度(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