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翼+

Rabi=弓永廣葉的Lofter

來寫寫萌萌的副會長吧1

說好來寫之前的會長有多麼萌萌


真實世界就如同人文一般XDD


因為覺得以前認識的會長實在是太像藍河了

就拿以前發生過的真實事件套下全職角色來寫一下發生的事情,方便大家帶入

有些角色就直接網友名稱帶入,除了角色名和部分網遊設定稍稍改為榮耀設定外皆為真人真事


真實事件+同人元素=不適者請勿點開,慎入慎入



+++分格線++++



我是標準那種三心二意的那一型,網遊也玩得很多

如果有加公會,有人陪我一起玩,就可以玩很久

沒人陪我玩,我就一個遊戲換一個遊戲的玩下去,但是無論哪個遊戲,公會對我來說一定都是很重要的存在(雖然我常常說自己一人樂,但是公會成員陪我玩絕對是我玩一個遊戲的重要動力)

其實我個人遇過很多不一樣的公會,也有被招攬進大工會的例子

這篇LO主要講的是前工會的“副會長”其中有可能會提到會長和會員等等,都是膩稱,不會爆料太多,因為副會長好像有點害羞~~~

其實我也只是想提一下G遊戲的前副會長(至於為什麼是前副會長,是因為他A了後我就退出了,雖然他還是掛著副會長名字,工會也還在運作,但是他就很少玩也很少上,沒再管事了,就意思意思上加個“前”吧)

但是我還是喊他是副會長吧,比較習慣點



人物介紹:

T:前會長、有各種號、性格如名稱、有點T(後來才知道是某大神,某種意義上簡直細思恐極。

晨:現任會長、槍砲師、勞碌命+胃痛

絕:副會、劍客、簡直就宛如天使般的好人、被說帥會很高興

千:公會一團、進戰法師、有點小腹黑、以開小號和虐絕為人生樂趣

廣葉:我、狂劍、有迷路屬性、少數玩狂劍的女生




_____分隔線_____


  • 裸奔PK事件

      我是在前會長T剛創立的時候被加進去的,其實我也只是在主城跑動就莫名被加了,既來之則安之,就成為了公會的一員


      結果發現這工會除了不事生產的會長偶爾會開補以外以外,補師少得可憐,近戰多,隊伍永遠少一個補,五人本常常四人上,組不滿也照打(還打得很暴力),還很愛單刷五人本,副本自保帶藥為常態(副會說要我們不要依賴會長,要自立自強


      T在工會裡一直都是有點神秘的存在,偶爾出現的時候都是看他等級很高端,服飾很高端,和他組過幾次團,通常都是補師,原因是因為T說沒事就別弄得太難,玩補師他可以划水一類的,也或許是他看不慣我們的隊伍組成?

      簡而言之就覺得是個特別靠譜的補師,實際上多靠譜,其實一個補師也看不出多少,直到某次在工會領地看到他和絕的脫光光PK(誒

     我那時還在磨蹭單刷副本的時候看到千在起鬨要T和絕脫光PK(把裝備脫光只剩武器的狀態下PK,遊戲中的男角色會只剩一條內褲XD)

眾人當然要共襄盛舉的啊XD
說PK跟本不是重點,看一個等級差不多的補師PK近戰DPS,無論如何是毫無懸念的吧

看兩個裸男PK才是重點XDD

不過結局出乎各個腦子有洞的看客的想像

但是如果你看過一個補師,用少量的控制技能和攻擊技能,邊風箏邊幫自己控血,就這樣磨近戰到死...很難不崇拜尊稱補師一聲大神吧...(不過是個裸奔的大神((事後才知道真的是大神

絕其實不是省油的燈,他是我們副本團的主力呢,至少我和他PK鐵定是被秒的命...

那五分鐘的PK,真的是讓我們這群旁觀者歎為觀止...(當然歎為觀止的部分還有兩個裸男在工會領地PK這件事www還被千拍照存證了,裸著身子倒在T腳邊的照片,我想會成為絕一輩子的汙點(誒


這件事情過後,T就常常被工會裡或工會外慕名而來的路人甲乙丙要求PK,但是T以:補師PK有多累你造嗎?/和沒時間要去做其他比PK更重要的是情,例如練級一類,為由拒絕他們,從此之後就再也沒看過他們的神PK了(可惜

      如前文所說,T真的很忙,就慢慢的把權限慢慢轉移給晨和絕,工會照常運行著,我就上線和大家刷刷副本,解解任務調戲調戲絕什麼的,我們的工會人數雖然是滿滿的,但是就是職業分佈不均等,補師少得可憐,進戰多的嚇人,姑且可以解釋為大家組人的時候都下意識地找進戰組進公會吧。

      弄得我們常常進副本打一波流,更悲慘的是,野生的補師非常的難找,補師通常都是名花(草)有主,招募頻道招幾小時招不到一兩位是常態了,更別說是好的,跟得上進戰腳步的補師了(偏偏我們幾位都是往前衝不顧人的那種),沒專屬補師的眾人,已經習慣四或五DPS打五人副本(弄得我之後組到有補師的野隊,都覺得有種輸出不夠之感...),到後來,因為隊伍組成已經沒什麼關係,大家也練就一身自保的技巧,找不到人一起玩的時候,也懶得組野團了(因為有時候還是會組到可怕的野團),就三兩人甚至一人去打副本,這是我們的習性,已經習慣了也改不過來了。

雖然偶爾還是會羨慕其他工會有個御用補什麼的...不過我已經釋懷了...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