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翼+

Rabi=弓永廣葉的Lofter

昨天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

一句話,葉藍、喻黃通通給我來灣家結婚吧!扯個證好過年啊XD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09

怎麼...讓人想哭呢

一路春白:

前文:00-01/02/03/04/05/06/07/08


==================




09


日理万机的方上皇终于想起了他在蓝雨行宫里还有两集电视剧没看完,于百忙之中给郑轩发过去消息:「爱卿,你们家正副队怎么样了啊?」


郑轩大大彼时正在给家里的猫铲屎,在一片“祥和的气息”之中给方锐回了条语音:“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嚯!这意思就是约等于还没成呗。不愧是场上场下都不怕人憋死的潜伏战术哈,你们队要是打起仗来能当个特务组织。”


组织中人已被特务头子洗脑,压力山大式地叹了口气:“我觉得吧,就这么忘了也不是不好,人生这么艰难,干嘛什么事情都要搞的清清楚楚呢?你说,我俩这么致力于促成俩直男互相掰弯是不是挺罪恶的?”


“咱们蓝雨对直男的定义挺宽的啊!”方锐调侃了一句,“说真的,我看他俩的时候就想不到直弯,就跟绑定好了的一样,一半破镜非得拼回另一半的豁口里,男女老少高矮胖瘦生老病死都没关系……”


他说到一半,才突然反应过来似的感叹:“卧槽,敢情这还是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灵魂恋爱啊!”


“再怎么高级趣味还不是得在低级趣味的俗世里活着?”郑轩揉揉猫肚子,真心实意地说,“还是当猫好啊。”


方锐特别会聊天:“你想当猫?当猫得切掉那啥哦~”


“……求你了,滚吧。”


 


而此时两位情感大戏的男男主角正在家里岁月静好地下副本,浑然不知自己刚刚在好友们的口中经历了一番直直弯弯人人猫猫的纠葛。自从那次闹过一场“小小的不愉快”之后黄少天又跟喻文州心照不宣地回到了和平相处的日常之中,他觉得如果夜雨和索尔还在他俩手上的话完全可以发明出一个合体技来取名叫“粉饰太平”。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荣耀女神也发挥了不小的调停作用。喻文州正聚精会神地对着电脑屏幕,游戏最近新开了几个副本,职业选手们纷纷呼朋引伴地去刷过了,但是喻大神刷完了还不算,还要写一份攻略出来带领大众达到共同富裕,可见其天性仁厚以及最近的党课没白上。


黄少天抱着笔记本坐在喻文州的床上,副本里就他们两个人,喻文州正在风筝小怪没顾上理他,他就在旁边蹦蹦跳跳地看风景。这个副本设定在一片森林里,风景还真不错,搞的阳光明媚草长莺飞杂花生树的,就是BOSS特别难打,第一次来下副本的普通玩家基本都在如茵绿草里躺成一片,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作以乐景写哀情。


剑客站在术士的左边,看着和索克萨尔穿得一模一样的术士镇定又恰到好处地释放着技能,他身上有暗黑色的光影浮动,越发衬得他的侧脸苍白精致,长长的银发松松散散地织了个麻花辫,发尾搭在肩膀,不一会儿之后居然缀上了被技能波及而打下来的落花。


那落花没多久之后就随着术士的动作从他的头发上滑落下去了,却在剑客的视线和脑海里保留了很久。黄少天抬头看着坐在书桌前的喻文州,也恰好能看到他左边的侧脸,被光线一雕琢,正正好好能嵌进黄少天的眼睛里,多一寸不多,少一寸不少。黄少天突然注意到了一个他过去十几年里都忽略掉了的细节:喻文州还挺好看的。


挺好看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的。多厉害啊,喻文州居然长着眉毛眼睛,长着鼻子嘴巴,还长得那样标准,倒把其他不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都衬成了路人一般。黄少天再无暇去看电脑,只是呆愣愣地看着喻文州,直到喻文州的一句招呼让他回了神。


“诶那个近战。”喻文州无奈地喊了一声,“下副本要专心啊。”


黄少天连忙看回电脑,才发现喻文州风筝死入口两个小怪以后周围涌来一大波怪围殴得他没法读条,剑客赶紧过去拉了一波仇恨,边揍小怪们嘴里边念念有词:“叫你们打我队长!叫你们打我队长!你们胆子很大啊,太岁头上动土!我们喻队是你们这些奇形怪状的飞禽走兽可以打的吗?说!你们哪只爪子打的我们喻队?是这只?还是这只?还是这只?管你哪只有一只我砍一只!还敢不敢了?以后还敢不敢了?”


喻文州本来在对着笔记本记暴击数据,被他生生说得笑了出来:“你差不多得了啊。行了,没人追究你刚刚走神,不用这么卑躬屈膝的。”


“我哪里是卑躬屈膝,我这是发自内心地爱戴伟大领袖喻队长!”黄少天正色道,“不过队长啊,你写攻略就写攻略,不用把暴击数据之类这么细节的东西都搞清楚吧,你帮游戏测bug啊?游戏公司也不给你钱啊。”


喻文州被他说得一愣神,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习惯了。”


习惯了对这个游戏的一切都了如指掌,防着哪一天力有不逮的时候能用上这细枝末节的知识储备。每个人都知道喻文州的成功来之不易,却很少能真正体会到他对这个游戏近乎偏执的万全研究。他永远在给自己做着准备,给队友做着准备,给蓝雨的战队和工会做着准备,给国家队的伙伴们做着准备甚至给论坛上等他更新的普通玩家做着准备,好像他哪一天醒过来以后又可以随时随地胸有成竹地投入到赛场上一般。喻文州转了几下手里的笔,好像货真价实地有些苦恼:“我是不是挺烦人的啊?”


黄少天一惊:“怎么会!您哪里有我烦人啊!”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自知之明得十分有道理,“你说得对。”


“哈哈,”黄少天凑着趣笑了两声,语气庄重了几分,“队长,你是不是还有些转换不过来角色?”


可是这都退役一年多了呀。喻文州叹了口气:“可能是我反应特别迟钝吧。”


“那有什么要紧,”黄少天半真半假地嚷嚷,“调不过来就调不过来,咱们蓝雨的队长不是流行退休返聘吗?”


喻文州笑:“返聘我去干什么?去食堂煮饭?”


“喔,你也太小看自己了吧,你可是联盟第一术士!”


“联盟一共有几个术士?”


“你还是国家队队长!”


“那是王队让给我的。”


“你拿了两个联赛的冠军!”


喻文州没多想地脱口而出:“那是因为跟你一起啊。”


这十成是一句大实话,可现在说出来却总觉得令人坐立不安。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想出怎么接话,手机连续的提示音拯救了他,他划开锁屏点进刷得人眼花缭乱的职业群里看:“哇哦,这个本还出隔珍奇挂件啊,有人刷到了。”


“什么挂件?”喻文州顺着问了一句,被黄少天突然爆发出的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吓了一跳,“干嘛?天花板要被你震塌了。”


“那个挂件……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得拍床,“叫……哈哈哈哈哈……‘森林领主的假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


 


森林领主的假发,森林领主摩尔为遮掩自己的秃头而长期佩戴的假发。玩家佩戴此挂件,将会随机变为游戏现有的任意一种发型,二十四小时之后变回原本发型,此特效每隔二十四小时触发一次。


说到底就是个每天可以随机变一次发型的道具,没什么实质上的作用,但还是有很多玩家想要,据说每天变发型的时候都充满了惊险的乐趣,喻文州拒绝对此进行评价。而令他更无语的是那个森林领主也是一身暗色长袍,大家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前几年玩过的那个“王杰希痛经,喻文州秃头”的梗,论坛上微博上到处图文并茂的,黄少天还特别乐于把这种帖子跟他分享。


“真应该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放进词典里,”喻文州在阳台上晒被子,“放在‘小人得志’这个词后面当例子再合适不过了。”


“我这是与有荣焉好吧,”黄少天拿着手机跟他挤眉弄眼,“你看连大眼都发微博了。”


“嗯?他说什么?”


“他说你不愧是玩战术的,被玩了黑梗还能拉一个垫背的。”


喻文州把被子搭在擦干净的栏杆上拉抻透了,坐在一侧的椅子上和被子一起晒太阳,闻言扮出一份肃穆的样子:“只能说是在狙击微草的道路上又做出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黄少天笑过一遭,也走到阳台来,坐在另一把椅子上晒着太阳,眼睛还盯着手机,突然伸手一拍喻文州的大腿:“诶这条长文章转发好多啊,小卢都转了,名字还很鞭辟入里。”


“……不是你的腿你不疼是吧?什么名字?”


“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


“……”


“诶我跟你说小卢都转了还说爱你肯定是一条说你的好话哈哈哈,你看一看嘛!看一看嘛!不看?不要紧,我念给你听啊!”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有感情地开始朗诵,“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


喻文州被他一只手拦在了椅子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听见黄少天还真的开始念正文了,听起来像个粉丝的第一人称:“最近一刷微博,欣喜地发现大家又开始玩喻秃的梗,哆啦A梦微笑。有个微草粉的基友,括弧我怎么还会有微草粉的基友也是不懂我自己括弧,借机来怼我,问如果喻文州变成秃头我还会爱他吗?我挺胸抬头的告诉他我喻又不是第一天在粉丝心里没头发了,括弧咦问号……”


我算是筚路蓝缕的那波喻粉,喜欢他是在第四赛季,我也是玩术士的,一直学索克萨尔的配装,但是自从索克萨尔换了人以后我就没怎么看比赛了。那时候朋友送了我比赛的票,我去看的时候就在门口拿了索克萨尔的应援。那场比赛我记得,团队赛打得很惨,我们喻被对面当成了突破口,一直被疯狂针对,蓝雨看起来想将计就计套路对面,但是配合有失误,喻队没能扛住压,第一个倒了。那场比赛输了,选手们往外走的时候要经过我位子的面前,我拿着索克萨尔的手幅,看着喻队从我面前过去,他的脊背挺得很直,我当时就想为什么一个人的脊背能挺得这么直呢?他看起来随时想折断它。我不知怎么,就举起手幅大喊了一句“喻队加油!”。


喻队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对我微笑了一下,说“对不起,当我的粉丝都看不到胜利吧”。我当时就愣了,其实想KY地说“没事我也不算你的粉丝”,但是我的嘴特别机智地自己说“没事,会看到的,下一场我还来”。然后回去的路上我就有毛病一样开始哭,我就想我要当这个人的小粉丝,要一直等到他习惯胜利不再绷紧后背跟粉丝说“对不起”的时候。


那段时间里蓝雨和索克萨尔的胜率都很惨,喻队的粉丝全部被粗暴地归为“看脸”,毕竟十几还不到二十的白白净净的小年轻是有让人看脸的资本。喻粉被四面八方怼得瑟瑟发抖,有些粉自己都不信喻队能在职业赛场上待下去了,可我们喻还是冷冷静静温温柔柔的,还是挺直脊背把那些嘲讽和恶意都硬扛下去。后来那段黑夜不知道怎么就过去了,蓝雨开始连胜,以最后一名进了季后赛,甚至挑了一队大佬成为黑马进了四强。那个时候我跟一个基友已经混进了蓝溪阁的工会团常驻,止步四强了之后喻队有一次居然亲自来指挥工会团开荒。


那个团打得异常顺利,但我全程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激动得简直灵肉分离,我那个泪腺发达的基友直接落在后面就开始哭了,心疼我们喻那个赛季遭遇了多少不好的事情,她一哭我也开始哭……我俩走在最后小声抽抽,居然被他听到了,他走回来问:“你们怎么哭啦?”我觉得特别羞耻,就含糊地说:“我们是你的粉丝。”他比我们还小一点,却用那种爸爸哄闺女的语气特别温柔地说:“是我的粉丝就更不要哭啦,再哭就不要你们了。”


基友后来跟我说她当时就像心脏被电击了一样,差点灵魂都要短路了,我其实也是_(:3」∠)_喻队指挥副本的时候跟他看起来一样温和,从来不骂人,又什么都懂,明明是才开不久的本,他却连哪个犄角旮旯里有一条石头缝都知道,我想他一定做了很多很多的准备,很努力很努力过了。所以六赛季的时候我简直是彻夜难眠地高兴,我看着他跟黄少在记者会上说“剑与诅咒战无不胜”的时候真想跳起来原地翻跟斗,想向全世界大喊你们看我喜欢的人有这——————————么好,他终于得到了应该属于他的荣耀。


后来我还一直看着他,看着他渐渐不那么紧绷了,看着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他经常在访谈里调侃他挺心疼自己的粉丝的每次他自己失误粉丝还要强行解释一波这是战术。他终于在这个赛场上成为了令人敬畏的存在,还把他的粉养得个个性子慢心态好,除了怼怼微草以外基本与世无争,他终于让他的每个粉丝都能毫不在意地说“我们喻是手慢点,但是不耽误他拿冠军啊”,好像他的缺点从来只是特点,好像他生来就这么云淡风轻胜券在握。我有时候会想,这就是当年那个挺直的脊背换来的啊。


我知道他很圈粉的一场是在第一次世界赛上,那一次我方已经倒了一个,剩下的全部残血,第六人在赶过来的路上。喻队那个时候站了出来,掐住对面技能CD一套死亡之门混乱之雨六星光牢拖住了对面全员,他居然能记得敌方所有角色的技能释放情况和选手习惯。导播给的镜头很经典,从索克萨尔背后拍过去,索克萨尔的背影有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坚毅,就像一座高大的城池一样守住了石不转拉血线的时间。我那场比赛在网吧里看的,拉着领座的陌生小哥结结巴巴地说“你知道吗那是我们蓝雨的队长”,小哥说:“我知道,他很厉害的。”


他是我们蓝雨的队长,他把蓝雨扛在肩上翻山越岭,他遇到了坎坷的时候也是笑着的,沾上了泥泞的时候也是笑着的,仿佛他一肩能遮去风雨,留给伞下的都是晴天,然后我们就又都觉得都不算事儿,我们喻自有妙计。就连他退役的时候他也是笑着的,他说:“电竞圈新老交替是件好事,说明新人在成长,我还是挺高兴的。”论坛里还说喻队这觉悟不愧是得道高僧。


他退役的时候我已经结婚了,老公是个黄粉,求婚的时候说他会像夜雨守着索尔一样陪着我,他看我憋眼泪憋得太辛苦,说让我想哭就哭,他一个大男人在黄少退役的时候还大哭了一场。我说我不敢哭,我一哭就怕我喻爹不要我了,因为我们喻最喜欢看我们这群智障粉丝永远开开心心盲目乐观。


我此时此刻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写这篇狗屁不通的长微博,顺带回顾了一下我之前十多年的粉丝生涯。我很怀念那些他和他的队友们带给我们的蓝雨的夏天,那些日子烙在我的生命里永远没法忘记,我觉得自己像一个魔法少女,毕竟我只是喜欢天边的一颗星星,这颗星星却回应给了我温和又绵长的力量,将我影响成为一个这样平心静气的人。这颗星星照耀过我平凡的人生,就算这个季节的夜空里已经看不到他了,他的光芒也会一直保存在我回忆和期待的灯盏里。


所以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我也还是很爱他,不看脸,我爱他明亮的微笑,还有锋利又柔软的灵魂。


 


“你的粉丝祝你永远开心,万事如意。”黄少天说,他看见喻文州沉默地坐在阳光里,嘴角微微地带着点笑意,突然没忍住上前去把人抱在了怀里。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脸贴在黄少天的胃部,倒也没挣开,只和和气气地问:“你干嘛?”


“你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黄少天说,“我没干嘛,阳台上风大,我就帮你摁着点假发。”


喻文州闷声笑了起来,就这么埋着脸不动了,黄少天搂着他,摁了那条长微博的转发,看着转发里一溜的“我也很爱他”,动动手指打了一句“我比你们所有人都更爱他”。


转成公开的微博,总觉得有点哗众取宠,转在好友圈里,又好像有点欲盖弥彰,最后黄少天选择了“仅对自己可见”。


他终于悄悄地对自己承认,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比爱更深重缱绻的感情,那么他对喻文州,大概就是这种感情。






=============


大概)下章完结

希望能有一個不在需要再問「如果你的小孩是同性戀怎麼辦」的社會

希望能成為一個平等、自由、沒有歧視的世界

今天我們一起走,試圖改變的,不只是這個社會,而是我們自己

感謝大家,2016年12月10日,將會載入史冊

【原作向】doge!!! on ice

喜歡馬卡欽,想抱緊他

冇顶天:

·马卡钦视角


·原作时间轴


·不产点粮我就要憋死了





我叫马卡钦,是只标准型贵宾。


我从小就受欢迎。真的,小母狗看见我就蹦跶,小姑娘看见我就要抱抱。


我曾经觉得自己天下第一招人爱,没有谁能比我更可爱。


嗯,曾经。


因为某一天我突然发现,一切向我献殷勤的雌性生物,目标都不是我。


而是我的主人。


在草地里滚了几圈后,我不纠结了。


好吧,如果是主人,我愿意把世界第一的宝座让给他。


这样想着,我小跑到主人身边,却见他半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跳上沙发,把头搁在他肚子上,脑袋随着主人的呼吸节奏一起一伏。


昏昏欲睡。


这是一天里最惬意的时候。







主人要出远门了。


主人蹲下来抱我,然后在我头上亲了一口。


我抬头看了他一会儿,又扭头瞧了瞧我的窝。


两秒后,我转回头来,汪了一声。


然后我就和主人坐上了前往某个东方岛国的飞机。


虽然很舍不得自己的窝,但是主人最重要。







新环境没有北国那么冷,却下着雪。


我撒开丫子在雪地里狂奔,丝毫不见初来乍到的不适应。


这里的雪好细好细,像沙子一样,和北国那些冰碴子完全不一样!


玩累了,想去找主人,却发现主人进去的那家温泉旅馆关着门。


我站在门外,叫了几声,没人理。


只能默默地走回去,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雪地。


一边挠,一边盯着门口。


等啊等,终于看见一个全副武装的小胖子,拉开旅馆的门。


嗷呜——


我瞅准时机飞奔过去,在他转身的瞬间把他扑倒了。


恩人!我热情地舔着他的下巴。


这个人的气味很清爽,没有老毛子身上那种浓重呛鼻的香水味儿。


而且肚子软软的,踩起来好舒服。


喜欢!







小胖子躺在地上,嘴巴微张,眼镜都快掉下来。


他嘴里叫着小维,那是谁?


然后我看着他连滚带爬地跑进屋,脸上一副好像要疯掉的表情。







晚上,主人问小胖子要不要一起睡。


被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为什么要拒绝呢?我天天和主人一起睡,明明很舒服呀!


被主人揽着,暖乎乎的。


被主人梳梳毛,挠挠下巴,亲亲耳朵,多好啊,为什么要拒绝呢?


不知道是替主人不平,还是替小胖子惋惜。


总之我有点着急。







主人和小胖子每天都一大早出门,快天黑了才回来。


我玩腻了雪,就在屋里漫无目的地转悠。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小胖子的卧室前。


总是拒绝主人的共眠邀请,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进了屋,东瞧瞧西看看,在床底发现了一个纸箱。


用嘴把箱子拖出来,翻了个底朝天。


咦。


好多主人哦!


有我见过的,有我没见过的,有长发的,有短发的。


我盯着一地的海报,感觉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然后我很怂地把罪证都塞回了床底。







主人!小胖子的床底下全都是你哦!


主人大口吃着炸猪扒盖饭,全情投入,一脸餍足。


好吧。







小胖子不再是小胖子了,有次我趴在他肚子上,都不像以前那样软了。


不过本来小胖子也不叫小胖子,叫勇利。


这天,主人把他带到房里挑衣服。


我趴在一旁,跟一个长得跟我一样的纸巾盒大眼瞪小眼。


你可以跟主人和勇利一起去参加比赛,真好啊。


我羡慕得都要哭了。







男男走了,留下我一条狗。


我踱步到一个小牌位前,上面有一张照片和几柱香,照片上是小时候的勇利,和小时候的我。


——是我吗?


我摇着尾巴,兀自纳闷着,然后放弃了思考。


因为我看见照片面前的碟子上,放着几个大白馒头。


这馒头,是给照片上的狗的吧。


那,如果我是照片上的狗——


这馒头不就是给我的了?


嗯,好吧,决定了,我就是照片上的狗。







再次睁开眼时,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主人焦急的面孔。


咦,主人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叫一声,却发现喉咙痛得很。


哦对了,馒头太干了,噎着了。


我半是讨饶半是委屈地钻进主人怀里。


呜呜呜。


主人紧紧地抱着我,用力地亲了我一下。


我蹭蹭主人的脸,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少了一个人。


主人依旧抱着我不松手,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呼吸声很重。


这样的主人很陌生。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我什么都懂了。






十一


机场。


我和主人在接机口等了好久。


我不知道为什么主人要提前那么早来,甚至连口罩墨镜都忘了戴。


别人都坐在椅子上看杂志玩手机,只有他,双手抱胸,一动不动,盯着视线前方的某个点发呆。


等啊等,我仿佛回到了一边挠雪,一边盯着旅馆门口的那天。


然后,某个人的身影像利剑一样,斩断了那无边的等待——


就如现在。


我叫了一声,兴奋地趴在玻璃窗上,嘴里呼出的热气在上面留下一圈白雾。


玻璃的另一边,那个人把口罩拉下来,直愣愣地看着我,像是忘记了呼吸。


然后,他视线上移,望向我身后——


几乎是瞬间,耳边只剩风声。


我们三个都跑了起来。朝着同一个方向。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着这大概是我这辈子跑得最快的一次了。






十二


我不知道为什么主人明明两条腿,却比我四条腿跑得还快。


两个人抱在一起,那么地用力,侧面看去,连条缝隙都没有。


我也想抱!我也要抱!


我围着他们蹦了半圈,甚至急得抬起前腿去推他们,却没一个人理我。


……


我渐渐平静了下来。


当主人一脸含情脉脉,握着勇利的左手亲吻的时候,我默默地望着,内心毫无波动。


嗯……


刚刚等的时候还有点饿,现在突然觉得饱了。







来晒一下我本帐的角色,

中间有一段时间没玩,

就有一段都没人来(导都的小伙伴都不来:P

UL涂鸦搬运

2013年ULO的感谢图


ULO3 感谢各位STAFF的协助!!!也感谢亲友和各位摊主们!!大家辛苦了!!活动超圆满!!!


最近好像又有ULO是否要COS小修女搭讪大家呢?

把UL的图慢慢搬运来LOFTER


当时因为心情不好乱撇的护士


觉得自己因此被治愈了


UL娜汀


最近手生多练练手,无论是绘图还是UL都该用力练练

最近抽到了狐狸姐姐娜汀,她在一群魔角中简直清流,超爱的~~~


P.S玩UL真是跟数学老师急啊,各种倍数什么的换算,小得我不懂啊